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花生缘!
当前位置:首页 > 鲁昕儿 > 花生缘 正文

花生缘

时间:2020-01-21 12:46:55 来源:巩义市资讯网 作者:四川省 阅读:532次
大嵛山岛掠美

2019-11-2511:04  来源:

记者:陈肃静 / 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:张莹

前几天下乡,无意间看到了路旁沙地上一望无际的花生,贴近小路的有一窝花生正好露出地面,有小拇指尖大吧,白白的、嫩嫩的,仿佛要渗出水来似的。看到这可爱的小花生,我陡然想起了与花生之间的往事。

初次结缘花生,是亲戚给的生花生,那柔柔的脆、淡淡的甜、浅浅的腥、水水的香,一尝,便再难忘记。花生适合沙地,我们家没有适合它的土地,那个年代的农村,吃什么都是自家地里产的,家里没钱,也没地儿买,想吃花生的唯一途径就是静待有人送“货”上门。

好容易熬到有卖花生的出现,那已是几年后的事了,记得当时花生只有干炒一种吃法,嚼起来崩脆,又有着本真的醇香,尽管常常吃得满嘴沙子,我还是喜之不尽。可家里经济拮据,除了过年,平日里是很难见花生尊面。

有一次生病,几天都没吃饭,父母心急如焚,问我想吃什么?我知道家里条件不好,便弱弱地回了一句:“花生。”父亲知道后,立刻步行几十里路到镇上给我称了两斤干炒花生,原本已攒够的买化肥的钱因花生只好另想办法补凑了。可久病的口里全是苦涩,花生刚一入口就觉得没有味道不想吃了。母亲知道我爱吃糖,就把花生米一粒粒剥出来放进碗里,用水浸泡,让水的湿度刚好能沾住白糖。母亲一粒一粒地蘸着,弄好后赶忙拿来让我尝尝。白糖真是好东西,麻木的味蕾经它柔情地抚摸,顿时就焕发生机,我竟一口气吃了二十多粒花生米,胃口就此打开,这份甜也永远刻进了心窝。

时间过得真快,转眼我就工作了。美食渐渐多彩,花生的吃法也愈发多样,有老醋花生、油炸花生什么的,味道也有多种,咸的、甜的、麻辣的都有。工资不高的我会选择特殊的日子给味蕾过过花生瘾,尤其是糖炸花生,清脆香甜,吃上一口,感觉日子都是甜的。吃着,吃着,不知怎的,曾经心心念念的花生竟无声无息地淡出了我的视野。

直至有一天,二十年同学聚会,我们相约于环境清幽的农家乐。餐桌上,灰灰菜、洋芋粉、粉蒸肉等丰盛的农家小菜看得人眼花缭乱,我的面前正好摆放着一盘醋泡花生。

四溢的菜香阻挡不了同学们多年未见的激动之情,大家你一言我一语,聊得不亦乐乎。

“别光顾着说话了,吃菜!吃菜!这里有醋泡花生,预防心血管疾病的。”看到这满桌受冷落的美味,有人忍不住号召起来。

“吃点!吃点!”大家纷纷附和,并向四周同学发出了邀请。

“我血压高,平日里经常吃它。”“我也是。”

唉,人也是的,小时候吃不饱,愁,现在生活水平高了吃好了吧,也愁,身体各项指标也跟着上去了。

“是啊!不过,吃得好总比过去没啥吃强。”

“说实话,这几十年来社会变化确实大,过去要吃没吃的、要穿没穿的,现在想吃啥吃啥、想穿啥穿啥,出门有车、进门有电视、联系有电话,日子过得确实神活了……”

我顺手舀了一勺花生,软软的、酸酸的,颇为爽口,又找到了那种味蕾受美食抚摸后久违了的快乐感。咀嚼着花生,聆听着大家聊天,思绪在悄然中回到了那遥远的过去,我与花生的情缘也在回忆中深情再续。

今天,我依然会时不时地约会我的花生,这是我和它之间的约定。

【西安日报社声明】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、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。自2009年1月1日起,其他商业网站(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除外)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,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、西安晚报文章。欢迎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在对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、西安晚报的新闻,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"西安新闻网-西安日报"、"西安新闻网-西安晚报"。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,网站联系电话:029-88215931

国际新闻

(责任编辑:贵州省)